最近只萌冷cp

【暗影猎人原著】圣杯神器第五部 city of lost souls 摘译12 完结

马一下

暮幽里:

最后一段malec 了,比较短~


-----------------------


Alec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慌忙地从石碑上下来的,也不记得是如何奋力地穿过横尸遍野的荒原:那儿躺着不少黑暗猎人,死去和受伤的狼人。他的眼睛只是到处搜寻着唯一的那个人。他跌跌撞撞几乎跌倒;他抬起头,目光扫视着眼前的大地,他看见了Isabelle,跪在躺在冰冷地面上的Magnus身边。


他肺里的空气仿佛被抽空。他从未见过Magnus如此苍白,或者说如此平静。有血沾染在他皮质的战甲上,一直漫延到他身下的地面。但这是荒唐的。Magnus活了那么久。他是永生的。永恒的存在。Alec怎么都无法想象Magnus会死在他前头。


“Alec。”Isabelle的声音缓缓朝他传来模糊得像是隔着一层水,“Alec,他在呼吸。”


Alec颤抖着呼出一口气。他朝他的妹妹递出一只手:“匕首。”


她沉默地把刀递给他。就算是他以前上现场急救课,她都没有像现在这样专注;她总是说如尼文会搞定一切。他割开Magnus前面的皮甲,然后是皮甲下的衬衫,他紧紧咬着牙齿没有说话。那身战甲很可能是唯一把他的身体连接在一起的东西。


他小心翼翼地把边上的也剥开,惊讶于自己的手竟然还能这样稳当。大片的血迹展现在眼前,一道巨大的伤口躺在Magnus肋骨的右下方。但根据Magnus呼吸的节奏,很肯定他的肺没有被刺穿。Alec猛地脱下他的外套,把它卷起来,压在流血不止的伤口上。


Magnus的眼睛颤巍巍地睁开了。“嗷,”他虚弱地叫道,“别压着我了。”


“拉吉尔(注1),”Alec庆幸地舒了口气,“你没事。”他把空着的一只手滑到Magnus的脑后,他拇指抚摸着Magnus染血的面颊,说道:“我以为……”


在他说出什么过于羞耻的话前,他抬头看了他的妹妹一眼,但她已经悄悄溜走了。


“我看着你倒下,”Alec静静地说。他附身轻轻吻上了Magnus的唇,小心地不去弄疼他:“我以为你死了。”


Magnus勾起嘴角微笑了一下。“什么,因为这抓伤?”他低头瞥见Alec手里被染红的外套,“好吧,这个抓伤有点深。就像,被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猫挠了。”


“你是神志不清了吗?”Alec问。


“不,”Magnus皱起眉头,“Amatis当时瞄准了我的心脏,但她最终没下致命一击。现在问题就是大量失血削弱了我的魔力和治愈我自己的能力。”他深深吸了口气然后被一阵咳喘打断了。“给我你的手用一下。”他抬起手,然后和Alec的手指缠握在一起,Magnus的掌心紧紧贴着他的,“你还记得吗,在Valentine船上战斗的那夜(注2),我需要借用你力量的那次?”


“你现在又需要了吗?”Alec说,“你可以拿去。”


“我一直都需要你的力量,Alec。”Magnus说着,闭上了眼睛,然后他们交缠的手指开始发光,就好像他们正握着星光。




注:


1、拉吉尔:Raziel,大天使之一,这里是暗影猎人惊呼时常用的口头禅。


2、Valentine船上战斗的那夜:圣杯神器第二部,Clary切开了船体导致所有人都掉进水里,Magnus为了不让昏迷的Alec沉下去耗尽魔力让载着两人的卡车浮在水上,后来实在不行了,Alec就说拿走我的力量吧,这是第一次Alec主动为Magnus付出什么而不是一味寻求他的帮助。




---------------------------


然后就是Alec又去车站找Camille了,但是没见到人却见到了Magnus,Magnus知道了Alec准备和Camille交易要拿走他永生的事非常生气,虽然Alec极力辩解但是Magnus还是忍痛和他分手了,大概就是“我爱你但是我不能再和你在一起”这样的感觉吧。


因为有姑娘在贴吧翻译了我就不翻了,还包含第六本的malec,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4943295406


另外1-3部有中文简体实体书可以购买。


第四本malec我自己翻了→tag-CityOfFallenAngels


第五本malec我也自己翻了→tag-CityOfLostSouls(最后分手戏地址上面已给出)


第六本1-10章完整翻译贴吧地址→http://tieba.baidu.com/p/3421677334,第六本结局http://tieba.baidu.com/p/3132514630




番外集《shadowhunter academy》之《born to endless night》malec养娃梗http://tieba.baidu.com/p/4902352559


巫师自传《bane chronicles》:
1. 在秘鲁到底发生了什么 -         BY LFT @薛定谔的松鼠 


8. 该给拥有一切的暗影猎人买什么礼物-http://tieba.baidu.com/p/4952119724


10. 真爱之路与第一次约会 - http://tieba.baidu.com/p/4916623208




以上。

翻到一颗久远的胖博糖,真的在all博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_(:з」∠)_

单纯的感情宣泄,不妥删

方博儿简直有毒,关于他的cp我每一个都吃的下去,而且嗑的津津有味。昕博,獒博,龙博,邱博,胖博,雨博,宋博……每一个都好吃到窒息。我仿佛是疯了一样,每天向all博势力低头

正主亲自奶的一口雨意方菲,嗑起来!

经过这次博儿的生日,我觉得獒博的春天终于要来了。首页上许多站昕博的太太有想獒博进发的意思。冷cp党的胜利啊

当我们谈论sugar daddy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5)

拖了4个月的时间终于把这篇文写完了,估计已经没什么人记得了,但自己还是想填完这个坑。但太久不写还是有点手生,感觉自己写的有点ooc了,希望轻拍。更重要的是,写完它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爬墙了


正文


就这么顺其自然地,Bruce和Clark在一起了,他们没有选择像Bruce之前的“恋爱”那样高调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事实上他们有一些太低调了,出于Clark的一些担心和考虑,毕竟他们的身份和年龄实在是有着太大的差距,而且Clark希望能够普普通通地度过大学时光而不是成为大家的焦点,他的志向是成为记者而不是成为记者追逐的对象,所以他们选择了隐藏关系。除了Bruce那忠心耿耿的管家Alfred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一段恋情的存在,当然他们是不可能瞒得过这位将Bruce从小养育起来的老人的双眼的不是吗?就连对Lois和Barry,Clark也选择了隐瞒。虽然Clark确信如果自己不愿意的话Lois是绝对不会透露自己的秘密的,但是她一定会用尽一切手段从自己这里挖掘出自己和Bruce交往的一切细节,甚至包括自己都记不清的,然后在不泄露好友秘密的基本做人节操和如此大的新闻居然不去报道的职业**中纠结至死,Clark决定还是讲这种煎熬留给自己。至于Barry,Clark相信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并且让他保密就相当于在他的脑子中埋了一颗定时炸弹,更何况他还有一个让他随时随地处于恋爱脑的男友,Clark不确定Barry能否真的对他的男友保密也不确定他的男友知道后能不能保守这个秘密,当然Clark最怀疑的还是第一点。其实Clark自己也是很艰难地才守住这个秘密,每当想到Bruce,Clark很难控制住自己不露出傻笑,和Bruce相处的日子是他这短短二十几年中最甜蜜的时光,当然不是说Clark之前有多么的不幸,Kent夫妇是如此的善良慈爱,Clark当然拥有这幸福的家庭时光,但是爱情和这完全不同,就像是磁铁缺失的一半被补全一旦体验过这种圆满的感觉便不想再分开。更何况两人在一起的机会少之又少,当然是极尽缠绵,这就导致了Clark的多次迟到,有次为了和Wayne总裁的和台风过境一样的起床气,Clark甚至翘了一节那位“拥有死亡凝视”的老师的课,那一刻Clark觉得自己就像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傻瓜愿意用生命证实自己的爱情。是的,Clark觉得从此他的生活将不比从Wayne大厦上跳下去更容易,即使是Alfred为感谢他将Bruce叫醒没有错过重要会议而做的小甜饼也只让他感觉好了一点点,一点点而已。有时Clark觉得不如将两人的关系公开,至少他可以在快要迟到的时候坐着Bruce的车冲向学校而不是自己坐地铁,也许这样他就可以减少几次众目睽睽之下进入课堂的次数。


但是,就在刚刚Lois和Lana几个人的一段对话,让Clark重新审视自己和Bruce的这段恋情,他意外的发现对于sugar daddy的定义每一个词都可以完美的适用于Bruce,他简直是这个词最完美的实例。这让Clark又深深的庆幸没有选择公布,作为一个以成为记者为理想的人,即使没有在做娱乐记者,Clark也可以想象到媒体会怎样报道“哥谭王子牵手平凡大学生,灰姑娘的故事在现实中上演”“Bruce Wayne迎来忘年恋,与小十几岁的恋人交往”,还有更可怕的“Bruce Wayne包养大学生,完美演绎sugar daddy”。Clark觉得这一个个的正红色黑体三号字的标题正在自己的面前快速划过,扰乱他的心思,以至于他连Lois一起吃饭的邀请都没有回应就匆匆离开了。


Bruce看得出来Clark不太对劲,应该说和他熟悉的人都能看出来。Clark离成为一个优秀的记者还是有一段距离的,Bruce心想,他还需要名媛那种即使正在被红底鞋折磨也要像其他女人炫耀自己的脚上的限量款的能力。对于这个情况Bruce选择直接问Clark,毕竟对于Bruce来说处理感情问题比处理一笔价值1亿的生意还要困难,不,应该说不啻于在Alfred的监督下晚睡,毕竟1亿的生意对于一个身家百亿的人来说有些微不足道了。更何况,Clark还是一个刚出青春期的小男生,虽然他没有什么青春期的叛逆问题,类似维特的烦恼却一个也不少。为了不因为理解差异产生误会,Bruce在晚餐时直接问出了这个问题。当听到Bruce的问题之后,Clark正在咀嚼的牛排直接卡在了嗓子里,憋得他脸颊通红,额头直冒汗,在接受了拍背,喂水一系列Bruce的专属服务之后,才终于咽了下去。Bruce也大概猜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在经历了,紧张到差点噎死,支支吾吾说不出话,心一横决定说出真相,这三个阶段之后,Clark终于磨磨蹭蹭的解释了自己的反常和那个该死的“sugar daddy”的问题。只是没想到Bruce的反应竟然无比淡定。

纵使Bruce智商超群也绝对想不到困扰自家爱人的居然是这样一个问题,sugar daddy?Bruce不是第一次听过这个词,毕竟在有钱人的圈子里,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但是Bruce没有想到Clark居然会因为这个词而怀疑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所以你认为我们之间就是这种关系吗?”从吃饭时就冷着脸的Bruce终于在躺倒床上时开口了。Clark松了一口气之后心又一下子被提了起来,比和Bruce冷战更讨厌的事是就是Bruce的怀疑,Clark一点也不希望Bruce质疑自己的真心。“当然不是,我知道我们彼此相爱,我只是...只是...”Clark看了一下Bruce继续说到“我不希望别人产生误解,你的名声不来就不太好,我不希望别人因此更加误解你。”“宝贝,Bruce把Clark圈在怀里,”在他的耳边说,“我在意的从来不是别人的话语,而是你的心,是我们之间彼此心意相通。这是我选择你的唯一原因,你的爱令我强大,只要能确认你爱我,那些流言蜚语我都能置之不理。”“Bruce....”Clark从来不知道情话的作用能如此之大,他把头埋在Bruce的胸口,但那发红的耳尖还是被Bruce窥到。

小破车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37137384268808#_0

竹碳_CC:

【塗/Tim生賀】

獻給最美麗的小紅鳥!

無論世界怎麼改變我都會永遠愛著你QQQQQQQQQ


请假

放假回家之后就失去了写文的动力,加上最近手机坏了完全没有写文的心思,所以sugar daddy的文就让我拖两天吧。。。放心,一定不会坑的

当我们谈论sugar daddy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4)

快要考试了有蛮多论文要写,有点影响速度,希望大家不要介意,谢谢


正文


       Lois介绍的工作确实很好,Clark觉得一顿饭换来这么一个工作还是非常值得的。他已经在这家餐厅里工作了两个星期,一切都很顺利,无论是小费还是和同事的关系。来这家餐厅用餐的人才不会在乎自己给侍者的小费有多少,他们只想要一次愉悦的用餐体验,毕竟他们进行的都是比小费多得多的交易。而同事们也很好相处,餐厅招的员工有很大一部分是像他这样做兼职的大学生,大家彼此没有代沟,交流顺畅。Clark还交到了一个好朋友叫做Barry,据说这份工作也是他的一位女性好友介绍给他的。

       然而,今天Clark遇到了一个大麻烦,不是他的工作出了什么错,说实话当他看到Bruce步入餐厅的那一刻他就完全把工作抛到脑后了。Bruce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西装,良好的裁剪更加突显他的完美身材,一位美丽的女士正挽着他的胳膊,Clark认得她——最近风头正尽的超模——多亏了餐厅员工之间的八卦。原本在镜头前强势霸气的名模在高大健壮的Bruce面前也变得小鸟依人,似乎成为了被哥谭王子的魅力征服的公主,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她实在是将Bruce挽的太紧了,好像怕他下一秒就会离开她一样。其实她的担心不无道理,毕竟想要诱惑Bruce的人数不胜数,而这位哥谭甜心又花名在外,挽的紧一点总好比让他随意离开的好。在走神了几秒之后,Clark反映过来Bruce就是今晚那位预订了那个绝佳位置的客人,还安排了玫瑰、蜡烛和表演,好吧,佳人作陪的确需要一些浪漫气氛不是吗?可是看着自己刚刚决定遗忘的前“暗恋对象”和别人卿卿我我Clark实在高兴不起来,让他更加无法高兴的是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是那个应该为Bruce服务的侍者。他下意识得寻求Barry帮助,却想起来今天Barry为了陪男朋友过生日请假了,他的男友是个飞行员所以两人不太经常见面,昨天Barry还为了可以陪男友过生日兴奋地一整天脸上都挂着傻笑。在看看店里忙碌的其他人,Clark咬了咬牙,决定硬着头皮上前去。“女士、先生这边请...”Clark知道餐厅里的其他侍者一定很羡慕自己接待了Bruce,这位花花公子出手一向阔绰小费一定不会少,更何况还能近距离欣赏这对俊男美女,他们两个刚刚可是把餐厅的地板走出Gucci的T台一样的效果。在Clark看来,两个人点餐的时间却显得如此的漫长,Clark明白Bruce应该已经忘记了自己,毕竟他现在可是一点没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专心地看着菜单似乎它是什么价值千万的合同。可是Clark就是没办法当作一切无所谓,现在他站在Bruce旁边紧张的双腿都在发抖,他一边在内心嫌弃自己,一边期望自己的脸上没有出现什么蠢透了的表情。谢天谢地,在Clark觉得自己下一刻就要双脚发软跪下的时候,Bruce决定好了自己要吃什么。

      Clark没有想到的是Bruce早就认出了他,怎么会认不出来呢?毕竟Clark可是最近一直出现在他脑海中的人,无论是开会、看文件还是休息,Clark那天使般的面孔总会浮现在自己面前。只是Bruce没有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Clark,特别是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女伴,虽然她只是Brucie维持外界看法的一个工具,Clark的表情看起来却不是那么好。等等,Bruce突然意识到,Clark的表情,Clark刚刚看起来就像是吃醋的小男生一样,虽然看得出来他想努力掩饰自己,但是逃不过Bruce锐利的眼神。所以说...自己其实可以期待一下两人的发展?毕竟,Bruce心想,Clark应该不会是因为自己约到了他喜欢的超模而吃醋的吧?饭还是要吃的,Bruce总要维持一下自己的绅士风度,不能把眼前这位美丽的女士就这样晾在这里,但是一顿饭下来,服务的人心不在焉,吃的人也是食不知味。Bruce一心想着怎么把Clark约出去,而那位超模无数次的想要展现自己的魅力打算和Bruce共度一个美好的夜晚却总因为Bruce的推脱无功而返。终于,一顿各怀心思的晚餐结束了,Bruce也找到了最合适的方法向Clark提出邀请。就在刷卡单上,除了姓名,Bruce还写上了自己的邀约,“你下班后,我们能共进晚餐吗?”看到Clark惊讶的表情,Bruce觉得自己的心也提了起来,他好像一下子从一个已有星星白发的老男人变成了一个毛头小子,那一句邀请好像也变成了一封告白信,他正等着心爱的姑娘回应他,一句话一个动作就可能决定他是去往天堂还是地狱。终于Clark轻轻地点了点头,Bruce仿佛听到了天堂的歌声在自己耳边响起,自己那颗沉寂的心似乎又感受到了情感的滋润。

       在借口自己喝醉了,安排人将那位名模接走之后,Bruce坐在位子上点了一杯咖啡一边等待着Clark下班,一边欣赏他工作时的样子,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气,这句话即使是放在一个侍者身上,Bruce觉得也同样适用,看着在餐厅里奔走着的Clark神情专注身姿挺拔,白色衬衣和黑色马甲的工作装衬得他更加帅气逼人。Bruce全然不知自己已经陷入一种“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状态,也不知道他的注视已经快让Clark全身烧起来了。Clark觉得自己刚刚完全是脑子一热就答应Bruce的邀请了,他完全没有想过那句话意味着什么,答应之后会发生什么,只是在看到那句话的那一刻,Clark觉得自己最不可能的梦想似乎成真了,也许,只是也许,自己这个不起眼的小镇男生真的吸引了Bruce的注意,他好像听到了无数天使在自己耳边歌唱,而自己就那么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当目送着那位超模离开之后,Clark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他开始恐慌起来,万一Bruce想的和自己不一样呢?万一他只是想谈一谈之前采访的事情呢?万一自己只是自作多情呢?Clark觉得心跳地快得不行,如果不是想继续在这里工作下去,估计下一秒就要夺门而出了。Clark偷偷地转头看了一眼Bruce,没想到被一直注视着自己的Bruce看到了,他本来想马上转过头去,却被Bruce脸上的笑容吸引了,Bruce就那么微笑着注视这自己,他敢打赌那个笑容能让石像动心,看到那个笑容,Clark突然就坚定了勇气,他明白了Bruce和自己的心思是一样的。终于在Clark被Bruce热切的视线烤干之前,Clark结束了今晚的工作,来到Bruce的桌前。

       不知道为什么,两人都不知道如何开口,即使是一向扮演花花公子的Bruce此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还是Clark先打破了这份沉寂。“所以我们还是要在这里吗?我想我们快要打烊了。”“所以你有什么好的推荐吗?”Bruce挑眉看向Clark。Clark低头想掩盖自己的傻笑,却不知道被Bruce看得一清二楚,而Bruce不知道的是他的脸上也挂着一模一样的笑容。“可能不是你平常会去的地方,但是绝对美味而且不会被人打扰。”“都听你的。”

在那家餐馆,Bruce和Clark聊了很多,他们迫不及待地向对方倾诉彼此,想要了解彼此多一点,他们好像在通过点滴小事确认对方是否是那个对的人,只不过他们心中早已有了答案。Clark早已不能确切的记得他们到底聊了什么了,因为他们说的太多太多,就像是终于遇到了命中注定,唯一希望的就是知道他的过去,参与他的未来。他们聊到很晚,从餐馆走出来的那一刻,Bruce才想起来他们连对方的手机号都还没有,就已经确定了要拥有对方的余生。在Bruce开车送Clark的路上,睡着的Clark无意识地将头靠到他的肩膀上,那一刻他突然感受到了全世界的重量...


[本亨拉郎]就是之前的脑洞生出的肉

这篇的主角是Napoleon Solo 和Tony Mendez,没错,就是舅男和阿狗的拉郎!这是之前那个大本拍床戏时总是像被压得那个脑洞的衍生,但是好像跑偏了orz...之前一直在忙期中论文(明明是你懒吧),所以好久没有发文了,但是我一直在写,这篇简直创了我的字数新高,不废话了,上文

最后提醒,肉别要求太高,哭哭

正文

       在结束了几天的人质救援工作之后,Tony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所有了解他的人都把他当作专家,信赖他、需要他,在这次救援工作后,有的人更认为他是奇迹的创造者。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每次救援时他的内心是怎样的焦虑,他时常会有下一秒自己就会被发现的担忧,他却无法与人诉说这种心情,他从未如此害怕过死亡。

       推开家门,Tony马上就发现家里有什么异常,虽然平常主要负责的是救援工作,但是身为CIA特工的警觉性不会减少。卧室的门虚掩着,即使已经几天没有回家,但是Tony非常确定在他离家时关好了一切门窗,而且还有细微的响声传来。顺手将一根棒球棍拿在手里,有家里的钥匙的人只有那么几个,而且自己不在家,他想不到对方有什么理由来到家里。那么最有可能的便是小偷了,可惜,这个贼绝对没有想到自己找了一个错误的下手对象。

       推开房门,即使做了心理准备,Tony还是被眼前的场景惊到了,也许不是“惊吓”的“惊”而是“惊喜”的“惊”,毕竟任谁回家看到一个天使正躺在自己的床上都会喜出望外吧。一个天使,他在自己的心里就是一直这么默默地称呼Solo Solo的,无可挑剔的外貌,曲线完美的身材,还有优雅的气质,不俗的谈吐,绝对会让无数男男女女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不幸而又幸运的是,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一次任务,Solo的失手让两人相遇,然后他们就维持着一段独特的甚至是在他人看来怪异的关系。Tony觉得他们是彼此相爱的,但是高危的工作让他们可能下一秒就失去生命,于是两人又都在逃避更进一步的关系,因为不想让对方心碎,不想让对方体会世界上最痛苦的失去。所以在知情者看来早该去国外领证结婚的两人,却连真正的承诺都不曾互相许下。Tony设想过无数次他该如何向Solo求婚,一定要充满惊喜,虽然他常常被对方嘲笑没有浪漫细胞,但是那一刻不一样,他会让Solo在那一刻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事实是,他没有那个勇气开口,他害怕给了Solo无与伦比的幸福之后,又会让他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苦。就像这一次,连他自己都觉得也许自己不能完成任务活着回来了。没有希望就没有绝望,难道不是吗?

http://ww1.sinaimg.cn/mw690/8e27c7f3gw1f4149zri61j20c847o1kx.jpg

       最后Tony喊得是Napoleon,因为在电影里好像只有Napoleon的妈妈这么喊他,所以觉得很亲密。大家也可以关注我的微博小号@我不过是想要一个小号